鹿羽

轶(1)《千里江山图》

重点:这是耽美,有雷者或不喜者勿入,谢谢亲!

岁月流过,历史被淹没后,总会出现那么些看似荒诞不经又令人好奇的轶闻轶事,又或者是“轶人”

就比如现在在我家的这位——

“千里!你是不是又把我的收藏拿去当颜料了!!那些可是上品!上品懂吗!千里我劝你善良!!”

中气十足的吼声从书房传来,一定是我那蠢哥哥终于发现自己上锁的宝贝都被偷偷拿走了。我对此表示淡定。从我那个蠢哥哥把这位鼎鼎有名的“大师”从画里招出来开始,他就该想到有这一天。

我把注意力转回电视,好巧正好是在介绍这位“大师”——

《千里江山图》绢本青绿设色,纵51.5厘米、横1191.5厘米,是北宋18岁的天才少年王希孟唯一传世之作,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3位博学睿智男人之间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天才少年,传奇人生—王希孟

万事皆能,独不能为君—宋徽宗

大宋第一书法家—蔡京

“这真是……千里!出来看看,正在讲……”我戛然而止,侧目望去,被当做画室的门已经推开。那个俊秀的过分以至于显得空灵的男人正正望着主持人的介绍词。

“主人……”话未毕,泪已划落。

瑰宝有灵,虽在初成之时已可朦胧感应,但真正可以化形却是需要百年之久。宇宙洪荒百年不过一瞬而对于红尘世间来说,人生不过百年,百年已经可以改变太多东西了。

我无言,默默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。《千里江山图》卷完成后不久,宋朝亡国,王希孟不知所踪。

“这真是……别哭了!”哥哥宽大的手掌放在了千里的头上,千里被吓得一怔。

“你不是说能感受得到你主人吗?那就赶紧去吧你的画完成。完成了我才可能把你主人从画里捞过来。别这样看着我,你不会指望我去把真迹偷出来吧。”哥哥状似苦恼,恶狠狠地敲了千里的头。

“可是颜料……”

“自己去拿,小爷有的是藏品!”

“呵呵,这是个口是心非的大傻瓜……”我如此诽谤着。

————

“画好了吗?”

“好了。我能感受到他,就在我本体里。”

“以后这个才是你的本体,懂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开始了。”

隐晦难懂的文字从哥哥口中流出,千里也化为微光缓缓依附在眼前这幅由千里自己绘制的“身体”上。屋内地板上,复杂的阵法开始缓缓流动,而阵中光芒也越来越盛,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影缓缓浮现…………

终——

“你们都要走了??”我抱着袋薯片,看着面前两个男人。一个身穿唐装,一头齐耳短发;另一个穿了件运动衫,略长的头发在脑后绑了个稀疏平常的小辫。

“我们出去找工作啊。”绑小辫的男人调笑着弹了下我的额头,“不然哪来的钱来还你哥哥给我们定下的天价欠条?”

我笑了,看着眼前的男人吃瘪实在是很有趣的一件事。

哥哥把千里转移到新身体后,凭借着千里做媒介,成功地把这位已经一千多岁的大画家从画中世界招出来。兜兜转转,两人终于还是在千年之后见了面。浮生时光,两人大概会携手共度,直到终结吧。

“下次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特产!”

“知道了,我们走了!”

END

我……好吧是我文笔太渣。最近沉迷于国家宝藏,有些奇奇怪怪想法想要写,无奈笔力不够有什么建议请在下面评论告诉我,黑子和喷子就算了吧……总之我会努力的!谢谢各位看到这里的亲,比心心呦!


ABO 瑞金《泡沫》(1)

作者尸系文手,万事随缘

瑞金ABO文,不喜注意避雷

吸血鬼攻vs人类受(???)

小学生文笔,ooc日常

可以的话,正文开始——

“我想,可以形容他眼睛的,是大海。”

这是格瑞第一次见到金所想的。

眼前的人儿小小一只,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躺在他的后花园中。如果不是那一抹耀眼的金色,他大概就会被夜间骤冷的低温冻死在这,成为花朵的养料。

“留下他吧。”心底的声音一瞬而过,格瑞征了下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。“明明早已没有心了……”

他伏身轻轻抱起了孩子。

“他那么耀眼,就叫金吧。”

……

“格瑞格瑞!!”

冷不防的被一个温热的躯体撞上,格瑞略微皱了下眉。没有吸血鬼喜欢温热的地方,不过他倒不是因为金是人类,而是在金身上,他闻到了一股令他厌恶的味道。

“那个猎人又找你了?”格瑞转身把笑嘻嘻的金环在怀里,清冽的Alpha信息素包围着金。金有些不自在,小声嘟囔着。

直到格瑞觉得金身上没有了那股味道,才轻轻放开了金,浅笑捏了下他脸上的肉。嘴上问着这只馋猫想要吃什么,心里却在默默思考着马上十三年了。

从五岁带他回来,距今马上就十三年了。这就意味着,金快十八岁了。十八岁,三级分化。格瑞有了一种果子终于要熟了的感觉。

“我……我要回屋里休息!”

看着金腾红着脸跑远,格瑞招来侍从,交代着甜点……

金跑进了自己的房间。他的屋子是黑暗的,阴影中,刚才阳光的表情仿佛根本不存在。他眼神木然而冰冷。他靠在门上,慢慢的,沉默着顺着门板滑下。手上原本带着格瑞送的手套,现在被随手丢在一边。白皙的手腕上,缠绕着不知名的黑色符文。

“格瑞……马上时间就要到了,我要怎么办啊……”




咳咳咳!!本文无大纲!!一切随缘!!结局未定。小学生文笔ooc日常!再次重申接受建议但不接受ky和比较!!!

车什么的……看情况T^T

(1) 属于他们的时光

以下故事,取材于现实,但纯属虚构

九月暖风吹过校园,吹暖了树叶,也悄悄吹暖了不知名的悸动。一场三年的旅途,拉开奔向终点的序幕。

学校时光总是难熬的,但也总会有一些不一样的风景,比如不知何时起,悄悄握在一起的双手。

他是全班第一,全科全能的学霸君,另一个他,是全班第四,重理轻文的小受。为什么他是受,原谅我,从身形上我根本看不出他有成为攻的潜质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的呢?

政史老师们说,到了这个时候,是该出分的时候了。于是,成堆的文科卷子当头砸下。数不清的知识点充斥着每个人的脑袋。在下不幸,身为政治课代表,每天都要提醒全班同学背书,然后叫组长过来划名单。也就是此时,我才发现了那一些不一样——

“嘿嘿,来吧我们组也画上呗。”

“笨蛋你自己不会动手!”

“画吧画吧嘿嘿!”

“滚!别靠在我身上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这两人关系真好,纯洁的我如此想到。

北方的冬天,即使十一月份,也仍是金黄的。但寒风并不会因金黄而变得温暖。冬天=体能=冬季长跑,一年一度拉体能的时刻再次来临。

三百米萧瑟跑道,十圈绝望数字。跑步火葬场这是对我而言,最为贴切的比喻,但对于学霸君和小受来说,这是一个不错的地方。

“嘿嘿!你这体能真是菜诶,这才第几圈,不行不行。”

“我…你闭嘴!”

小受满脸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。学霸君悠闲放慢了步伐,然后伸手照着小受脸上一撩。小受震惊,学霸君转身就跑:

“战五渣哈哈哈哈。”

“你!”

我在两人旁边龟速路过,目睹了前因后果及其一切全过程。只见学霸君骤然发力,瞬间甩过小受十几米,小受奋起直追。然后!完美掉线……

“没…没事吧?”猛然停下步伐,我也是喘不过气,不过比起那位严重掉线的要好很多。小受捂着肚子,什么也没说只是冲我摆摆手。我看他难受的紧本想扶他一把,手还没碰上,就见学霸君光速返回。

“你是不是傻,看看,岔气了吧。”

“我他喵!你闭嘴!嘶~疼。”

“看你这小脸惨白的,跟待产孕妇似的。”

“Shut up!”

学霸君直接把小受扶走,那一刻,我直觉得头顶无比明亮。有一个经年不动,名为探测器的小箭头,直直的指向两人的方向。

我想,我大概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………………